首页 > 正文
东方瑞丽尚品整形美容靠谱吗,北京四十五岁的女人如何做面部提升,北京除皱整形手术多少钱

北京做脸部提拉有什么后遗症没有,北京面部阿普托斯提升术,北京埋线提升面部多久消肿,北京面部悬吊提升的副作用,瑞丽尚品整形面部提升效果好不好,北京蛋白线面部埋线提升,北京面颊松弛提升后遗症,北京面部下垂提升术图片,北京皮肤长皱纹怎么办,北京内窥镜提升中下面部留下的疤痕多大

  原标题: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连亲友都“碰”;流窜安顺、龙里、黔西等地作案,10余人被安顺警方抓获

  夜已经深了,街道上的路灯显得昏黄。贵州安顺人曾先生与朋友聚会后,开车回家,他喝了一点酒。

  车子行驶在西航路上。突然,前面一辆车挡住了去路,正当曾先生准备变道时,一辆宝马轿车冲了上来,曾先生的车和宝马车撞在了一起。

  酒驾的曾先生赔偿了8000元。但事后,他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向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。该大队对此高度重视,立即介入调查。由此,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也由此浮出水面。

制造车祸的奔驰车。

  

  这是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。他们就如“城市猎人”一般,常常在深夜活动,酒驾者、无证驾驶者、汽车手续不全者,都是他们的猎物。

  深夜,他们守候在酒吧、夜市摊点附近,见到有客人尽兴而归时,便上前去闻客人身上是否有酒味,同时还会在一边观察,客人是否会驾车。一旦发现有人酒后驾车,他们则会尾随其后,然后制造“车祸”。一般情况下,酒驾者不敢声张,只能赔钱以息事宁人。

  岑先生是龙里人,今年7月,他在龙里酒后驾车时,与一辆宝马车相撞,随后赔偿了4万元,但1个月后,他又在大街上见到了同一伙人驾驶一辆奥迪车与另一名车主相撞。

  “他们是诈骗的!”岑先生大声吼道,该团伙只能立即逃离。

  而曾先生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。曾先生说,他知道这是一群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他与这群人在协商后,签订了协议,并录音录像,随后,来到了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,并向警方提交了证据。

  近日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接到报警后,立即对该团伙展开调查,并成功将该团伙左某、刘某、钱某、苏某等10余名成员抓获。

  据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侦察员介绍,该团伙交代,他们以贵阳为中心,辐射安顺市区、平坝区、龙里县、黔西县等地,开着宝马、奔驰、凯迪拉克等豪车制造“碰瓷”,两年时间内疯狂作案达上百起。更令人没想到的是,团伙成员甚至将手法用在了自己的亲人、朋友身上。

  据了解,该团伙成员大多都有正当职业,他们或经营汽车配件、或从事保险行业、汽车租赁行业。他们的工资并不低,大多能达4000元左右,但问及为何要开豪车“碰瓷”时,在贵阳经营汽车配件的团伙成员钱某说:“欲望吧。”

车祸现场,碰瓷者正与酒驾者谈判。

  

  钱某说,起初,该团伙的作案方式是在酒吧、夜市摊门前蹲点,但这并不容易,很多时候,他们都失望而归。

  “喝酒开车的并不多。”钱某说。随后,该团伙成员想到了发展下线的方式。即下线与朋友们一起喝酒,并提前知道该朋友喝酒后会开车,于是,就立即向他们提供线索,他们便开着豪车从贵阳出发,赶往各地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“这些下线大多急需用钱,才会选择出卖朋友。”钱某说。

  据开发区刑侦大队侦查员介绍,今年9月,该团伙从贵阳来到安顺市区时,是因为接到了下线一个“线索”,他们原本准备对下线的朋友进行布控,但突然又遇到了酒驾的曾先生,于是改变了目标,直接开车撞向了曾先生。

  “一般聚会喝酒都需要一段时间,他们从贵阳开车来安顺也就只要一个小时。”侦察员说。

  然而让侦察员感到吃惊的是,一些下线不仅将手伸向朋友,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。

  在破获的一起案件中,龙里人肖某知道自己的舅舅没有驾照,但一直在开车,便找来了团伙,与其舅舅发生“车祸”,随后其舅舅赔偿了7000元。肖某还策划了堂哥酒驾,最终赔偿了4万元。

  在案件未被破获之前,肖某舅舅、堂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盯上。

  

  钱某告诉记者,他们的豪车大多是从各大租赁行租来,按月缴纳租金,一辆豪车的租金一个月大约在1万5左右。租到车子后,他们会将车辆的原装配件取下,随后,再去一些二手配件市场购买配件装在豪车上,随后便出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二手配件与原装配件价格相差极大。钱某以某款奔驰车车灯举例说,奔驰车二手车灯大约2000元一个,但正品可达上万元。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他们将原装车灯装上,以此赚取差价。

  该团伙成员交代,这只是其中一种“赚钱”方式,另外他们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还会伪造一个“车祸”现场,然后让保险公司来进行理赔。

  要完成这整个过程,对他们来说难度并不大,因为该团伙成员长期从事租赁、汽配、保险行业。

  另外更多的时候,他们是利用酒驾者害怕被查处的心理,狮子大开口。据警方调查,在前不久,安顺兴伟发生的一起车祸中,一名酒驾者与他们发生碰撞,最后赔偿了80800元。

  据了解,提供线索的下线,也从赔偿中分得很大一笔,他们要分走赔偿款的四成。安顺兴伟发生的这起车祸中,也是通过下线进行策划的。

  

  令侦查员感到颇为困难的是,他们掌握了大量线索,同时,了解到了受害者的信息,但不少受害者都不愿意开口说话。

  此前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了解到了一名受害者的情况,并联系上了这名受害者,希望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,但该名受害者对此态度漠然,并不愿配合。

  龙里人岑先生也是一名受害者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破案后,侦查员联系上了岑先生。但岑先生在电话中并不愿多提此事。随后,在经过两个多小时后,他又再次联系上了警方,表示愿意配合调查。

  “很多受害者不愿开口。”侦查员说,由于这些受害者属于酒驾、无证驾驶等,他们原本已违法,担心因此事遭到处罚,因此有所顾忌,所以才不敢配合公安机关调查。

  来源:贵州都市报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  原标题: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连亲友都“碰”;流窜安顺、龙里、黔西等地作案,10余人被安顺警方抓获

  夜已经深了,街道上的路灯显得昏黄。贵州安顺人曾先生与朋友聚会后,开车回家,他喝了一点酒。

  车子行驶在西航路上。突然,前面一辆车挡住了去路,正当曾先生准备变道时,一辆宝马轿车冲了上来,曾先生的车和宝马车撞在了一起。

  酒驾的曾先生赔偿了8000元。但事后,他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向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。该大队对此高度重视,立即介入调查。由此,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也由此浮出水面。

制造车祸的奔驰车。

  

  这是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。他们就如“城市猎人”一般,常常在深夜活动,酒驾者、无证驾驶者、汽车手续不全者,都是他们的猎物。

  深夜,他们守候在酒吧、夜市摊点附近,见到有客人尽兴而归时,便上前去闻客人身上是否有酒味,同时还会在一边观察,客人是否会驾车。一旦发现有人酒后驾车,他们则会尾随其后,然后制造“车祸”。一般情况下,酒驾者不敢声张,只能赔钱以息事宁人。

  岑先生是龙里人,今年7月,他在龙里酒后驾车时,与一辆宝马车相撞,随后赔偿了4万元,但1个月后,他又在大街上见到了同一伙人驾驶一辆奥迪车与另一名车主相撞。

  “他们是诈骗的!”岑先生大声吼道,该团伙只能立即逃离。

  而曾先生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。曾先生说,他知道这是一群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他与这群人在协商后,签订了协议,并录音录像,随后,来到了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,并向警方提交了证据。

  近日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接到报警后,立即对该团伙展开调查,并成功将该团伙左某、刘某、钱某、苏某等10余名成员抓获。

  据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侦察员介绍,该团伙交代,他们以贵阳为中心,辐射安顺市区、平坝区、龙里县、黔西县等地,开着宝马、奔驰、凯迪拉克等豪车制造“碰瓷”,两年时间内疯狂作案达上百起。更令人没想到的是,团伙成员甚至将手法用在了自己的亲人、朋友身上。

  据了解,该团伙成员大多都有正当职业,他们或经营汽车配件、或从事保险行业、汽车租赁行业。他们的工资并不低,大多能达4000元左右,但问及为何要开豪车“碰瓷”时,在贵阳经营汽车配件的团伙成员钱某说:“欲望吧。”

车祸现场,碰瓷者正与酒驾者谈判。

  

  钱某说,起初,该团伙的作案方式是在酒吧、夜市摊门前蹲点,但这并不容易,很多时候,他们都失望而归。

  “喝酒开车的并不多。”钱某说。随后,该团伙成员想到了发展下线的方式。即下线与朋友们一起喝酒,并提前知道该朋友喝酒后会开车,于是,就立即向他们提供线索,他们便开着豪车从贵阳出发,赶往各地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“这些下线大多急需用钱,才会选择出卖朋友。”钱某说。

  据开发区刑侦大队侦查员介绍,今年9月,该团伙从贵阳来到安顺市区时,是因为接到了下线一个“线索”,他们原本准备对下线的朋友进行布控,但突然又遇到了酒驾的曾先生,于是改变了目标,直接开车撞向了曾先生。

  “一般聚会喝酒都需要一段时间,他们从贵阳开车来安顺也就只要一个小时。”侦察员说。

  然而让侦察员感到吃惊的是,一些下线不仅将手伸向朋友,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。

  在破获的一起案件中,龙里人肖某知道自己的舅舅没有驾照,但一直在开车,便找来了团伙,与其舅舅发生“车祸”,随后其舅舅赔偿了7000元。肖某还策划了堂哥酒驾,最终赔偿了4万元。

  在案件未被破获之前,肖某舅舅、堂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盯上。

  

  钱某告诉记者,他们的豪车大多是从各大租赁行租来,按月缴纳租金,一辆豪车的租金一个月大约在1万5左右。租到车子后,他们会将车辆的原装配件取下,随后,再去一些二手配件市场购买配件装在豪车上,随后便出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二手配件与原装配件价格相差极大。钱某以某款奔驰车车灯举例说,奔驰车二手车灯大约2000元一个,但正品可达上万元。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他们将原装车灯装上,以此赚取差价。

  该团伙成员交代,这只是其中一种“赚钱”方式,另外他们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还会伪造一个“车祸”现场,然后让保险公司来进行理赔。

  要完成这整个过程,对他们来说难度并不大,因为该团伙成员长期从事租赁、汽配、保险行业。

  另外更多的时候,他们是利用酒驾者害怕被查处的心理,狮子大开口。据警方调查,在前不久,安顺兴伟发生的一起车祸中,一名酒驾者与他们发生碰撞,最后赔偿了80800元。

  据了解,提供线索的下线,也从赔偿中分得很大一笔,他们要分走赔偿款的四成。安顺兴伟发生的这起车祸中,也是通过下线进行策划的。

  

  令侦查员感到颇为困难的是,他们掌握了大量线索,同时,了解到了受害者的信息,但不少受害者都不愿意开口说话。

  此前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了解到了一名受害者的情况,并联系上了这名受害者,希望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,但该名受害者对此态度漠然,并不愿配合。

  龙里人岑先生也是一名受害者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破案后,侦查员联系上了岑先生。但岑先生在电话中并不愿多提此事。随后,在经过两个多小时后,他又再次联系上了警方,表示愿意配合调查。

  “很多受害者不愿开口。”侦查员说,由于这些受害者属于酒驾、无证驾驶等,他们原本已违法,担心因此事遭到处罚,因此有所顾忌,所以才不敢配合公安机关调查。

  来源:贵州都市报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  原标题: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连亲友都“碰”;流窜安顺、龙里、黔西等地作案,10余人被安顺警方抓获

  夜已经深了,街道上的路灯显得昏黄。贵州安顺人曾先生与朋友聚会后,开车回家,他喝了一点酒。

  车子行驶在西航路上。突然,前面一辆车挡住了去路,正当曾先生准备变道时,一辆宝马轿车冲了上来,曾先生的车和宝马车撞在了一起。

  酒驾的曾先生赔偿了8000元。但事后,他越想越不对劲,于是向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。该大队对此高度重视,立即介入调查。由此,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也由此浮出水面。

制造车祸的奔驰车。

  

  这是一个豪车“碰瓷”团伙。他们就如“城市猎人”一般,常常在深夜活动,酒驾者、无证驾驶者、汽车手续不全者,都是他们的猎物。

  深夜,他们守候在酒吧、夜市摊点附近,见到有客人尽兴而归时,便上前去闻客人身上是否有酒味,同时还会在一边观察,客人是否会驾车。一旦发现有人酒后驾车,他们则会尾随其后,然后制造“车祸”。一般情况下,酒驾者不敢声张,只能赔钱以息事宁人。

  岑先生是龙里人,今年7月,他在龙里酒后驾车时,与一辆宝马车相撞,随后赔偿了4万元,但1个月后,他又在大街上见到了同一伙人驾驶一辆奥迪车与另一名车主相撞。

  “他们是诈骗的!”岑先生大声吼道,该团伙只能立即逃离。

  而曾先生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。曾先生说,他知道这是一群豪车“碰瓷”团伙,他与这群人在协商后,签订了协议,并录音录像,随后,来到了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报警,并向警方提交了证据。

  近日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接到报警后,立即对该团伙展开调查,并成功将该团伙左某、刘某、钱某、苏某等10余名成员抓获。

  据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侦察员介绍,该团伙交代,他们以贵阳为中心,辐射安顺市区、平坝区、龙里县、黔西县等地,开着宝马、奔驰、凯迪拉克等豪车制造“碰瓷”,两年时间内疯狂作案达上百起。更令人没想到的是,团伙成员甚至将手法用在了自己的亲人、朋友身上。

  据了解,该团伙成员大多都有正当职业,他们或经营汽车配件、或从事保险行业、汽车租赁行业。他们的工资并不低,大多能达4000元左右,但问及为何要开豪车“碰瓷”时,在贵阳经营汽车配件的团伙成员钱某说:“欲望吧。”

车祸现场,碰瓷者正与酒驾者谈判。

  

  钱某说,起初,该团伙的作案方式是在酒吧、夜市摊门前蹲点,但这并不容易,很多时候,他们都失望而归。

  “喝酒开车的并不多。”钱某说。随后,该团伙成员想到了发展下线的方式。即下线与朋友们一起喝酒,并提前知道该朋友喝酒后会开车,于是,就立即向他们提供线索,他们便开着豪车从贵阳出发,赶往各地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“这些下线大多急需用钱,才会选择出卖朋友。”钱某说。

  据开发区刑侦大队侦查员介绍,今年9月,该团伙从贵阳来到安顺市区时,是因为接到了下线一个“线索”,他们原本准备对下线的朋友进行布控,但突然又遇到了酒驾的曾先生,于是改变了目标,直接开车撞向了曾先生。

  “一般聚会喝酒都需要一段时间,他们从贵阳开车来安顺也就只要一个小时。”侦察员说。

  然而让侦察员感到吃惊的是,一些下线不仅将手伸向朋友,甚至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。

  在破获的一起案件中,龙里人肖某知道自己的舅舅没有驾照,但一直在开车,便找来了团伙,与其舅舅发生“车祸”,随后其舅舅赔偿了7000元。肖某还策划了堂哥酒驾,最终赔偿了4万元。

  在案件未被破获之前,肖某舅舅、堂哥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盯上。

  

  钱某告诉记者,他们的豪车大多是从各大租赁行租来,按月缴纳租金,一辆豪车的租金一个月大约在1万5左右。租到车子后,他们会将车辆的原装配件取下,随后,再去一些二手配件市场购买配件装在豪车上,随后便出去制造“车祸”。

  二手配件与原装配件价格相差极大。钱某以某款奔驰车车灯举例说,奔驰车二手车灯大约2000元一个,但正品可达上万元。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他们将原装车灯装上,以此赚取差价。

  该团伙成员交代,这只是其中一种“赚钱”方式,另外他们在制造完“车祸”后,还会伪造一个“车祸”现场,然后让保险公司来进行理赔。

  要完成这整个过程,对他们来说难度并不大,因为该团伙成员长期从事租赁、汽配、保险行业。

  另外更多的时候,他们是利用酒驾者害怕被查处的心理,狮子大开口。据警方调查,在前不久,安顺兴伟发生的一起车祸中,一名酒驾者与他们发生碰撞,最后赔偿了80800元。

  据了解,提供线索的下线,也从赔偿中分得很大一笔,他们要分走赔偿款的四成。安顺兴伟发生的这起车祸中,也是通过下线进行策划的。

  

  令侦查员感到颇为困难的是,他们掌握了大量线索,同时,了解到了受害者的信息,但不少受害者都不愿意开口说话。

  此前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了解到了一名受害者的情况,并联系上了这名受害者,希望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,但该名受害者对此态度漠然,并不愿配合。

  龙里人岑先生也是一名受害者,安顺开发区刑侦大队在破案后,侦查员联系上了岑先生。但岑先生在电话中并不愿多提此事。随后,在经过两个多小时后,他又再次联系上了警方,表示愿意配合调查。

  “很多受害者不愿开口。”侦查员说,由于这些受害者属于酒驾、无证驾驶等,他们原本已违法,担心因此事遭到处罚,因此有所顾忌,所以才不敢配合公安机关调查。

  来源:贵州都市报

责任编辑:霍宇昂

北京蛋白线面部提升恢复期有多长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